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新京报:进隔离区后,医务人员找你了吗?

北大医院医疗队由院长刘新民带队,成员包括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张红、科护士长王玉英、医务处干部孙璐。

新京报:当天收治的患者,整体病情是什么样?

新京报:看到你的隔离服帽子上写了“有事找我”,这是怎么回事?

新京报讯 按照国家卫健委统一部署,2月1日中午,北京大学三家综合性附属医院接紧急通知,在一小时内组建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前往武汉开展医疗救援工作。

感染者焦虑、恐惧,应重视其心理问题

丁新民:自己的防护肯定不担心,比较担心团队,这次也来了很多年轻人,怕他们精神紧张、防护不到位,我们进去的任务,除了救治病人、捋顺流程,就是确保队员的安全。进去前,挨个儿检查他们的防护流程。事实上大家挺镇静,没有出什么差错。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2月1日 星期六 武汉 晴

北京医疗队队员丁新民

丁新民:是的,让患者看到随着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医疗队越来越多、开放收治的医院和病房越来越多,感染了是能够得到及时治疗的。并且随着治愈患者的增加,恐慌情绪也会减少。这些是很重要的。

丁新民:其实没有。当天虽然病人来得多,但患者都得到了及时沟通和处理,诊疗秩序平稳,没发生意外。只是有患者不停看我的帽子,他们没有找我,但是看到这句话心里就踏实了。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新京报:北京世纪坛医院没有被列入定点医院,你之前有没有接诊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丁新民:那不会。一线临床医生已经干了这么多年,也参加过很多次地震、海啸等救援任务,有应急经验了。加上来这之前,每天都在关注疫情、搜集相关信息、反复思考预案,准备得很充分。

丁新民:医护人员与患者的耐心沟通非常重要。我们采取的方法就是,患者一入院,我们迅速了解患者病情状态,告知患者“新冠”的发展过程和他们自身所处的状态、严重程度、后续给予什么治疗。对于缺医少药的恐惧,我们会告诉他们,医疗队是专门从北京来的,能够保证他们的治疗所需。经过充分沟通后,多数患者的心理状态会慢慢恢复平静。其中有三名患者,听完我们解释后,觉得终于看到了希望,流着眼泪要给我们跪下,让我们非常感慨。

丁新民:出来后组员们一起讨论,根据收治的情况,写了七条意见。有时患者大量涌进,建议使用部队的“分类检伤”的方式,快速处理;护士进行采血操作,考虑到新冠的气溶胶传播问题,应该避开面对面口鼻呼吸气流,在身侧采血等等。

新京报:担心过危险吗?

新京报:这种情况怎么应对?

丁新民:晚上7点出来,三个半小时左右收治了13名患者。恰巧最后一位收的也是重症,来时指氧饱和度仅60%左右。其他人病情相对稳定,氧饱和度基本正常。

1月29日下午3点33分,一位58岁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被抬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2层病房,这是北京援武汉医疗队接诊的首位感染者,之后的3个半小时中,12位患者相继入院。丁新民主动请缨,带领北京医疗队6名医生进入隔离病房,接诊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新京报:你们小组是第一批进隔离区的,什么时候接诊首位患者?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64岁的叔叔,他是需要佩戴储氧面罩的患者,一旦脱离面罩就会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当他接过苹果时,立刻满含热泪,双手合十,用沙哑的声音说:“谢谢你们,感谢大家支援武汉。”当我们离开时,他马上摘下面罩,硬要送我们出病房。我们立刻劝止叔叔,并把他安置回床上。最后,叔叔目送着我们离开。

穿着严密的隔离服、戴着三层手套,活动十分不方便,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查看患者病情。护目镜的雾气经常会影响视野,那就调整姿势,通过经常的低头、侧头动作,让雾气汇成水滴,缓缓流到护目镜内侧镜底……方法永远比困难多!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俩都努力克服,确保高质量地完成任务,绝不给后面接班的战友增加负担。

新京报:会不会紧张?尤其是第一批进去、还是作为领队。

新京报:哪些信息是亲眼见到后才知道的?

此外,在检测试剂研发方面,中国在疫情之初迅速推进完成核酸诊断产品开发的基础上,加快推进灵敏度高、操作便捷的快速检测产品开发。在动物模型方面,完成了小鼠、猴感染新冠病毒的动物模型构建,为药物筛选、疫苗研发以及病毒传播机制的研究提供支撑。(完)

在工作结束后,我们代表朝阳医疗队,把买来的苹果送给这里的患者朋友,让这份寓意着平安吉祥的苹果能为大家带来希望,心怀希望就永远有希望!

丁新民:其实是一个无心之举。我们支援的医院本身不是传染病医院,医生和护士应对经验相对不足。进隔离病区之前,有一位年轻护士突然问,如果发生突发事件怎么办?毕竟穿了隔离衣谁都不认识谁。我就说我是带队的、找我就行。为了方便辨认,一位医生就在我的帽子上写上“有事找我”,是为了工作方便。

新京报:看你很快就发了一篇经验总结出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戴轩

李秀男 北京医疗队队员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陶冉

丁新民:从收治13名病人情况看,轻症患者居多。虽然是轻症,他们的心理压力多数都很大,存在焦虑、恐慌甚至恐惧。我们分析,一方面是普通人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这个新疾病的认知不足,另一方面,武汉的医疗资源已经欠缺,有的患者排队就诊就在数小时以上,不能及时就诊,这更加造成心理恐惧。

春天的脚步虽然很轻,但已悄然而至。你看,透过窗子的那一缕阳光正在给我们加油鼓劲哪!等一切都过去了,武汉的樱花一定会开得很美!

丁新民:还是队员的情况。虽然克服疾病用的是医学手段,但自身的精神、体力也很重要。刚开始接诊还好,随着之后排班压力的增加,人的精神状态可能发生改变,需要我们随时关注医护的状态。

医护人员与患者的耐心沟通非常重要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科技界加大科研攻关力度,科技攻关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徐南平介绍称,科研工作主要围绕四个方面开展:一是明确“做什么”,确定了病原学和流行病学、检测技术和产品、药物和临床救治、疫苗研发、动物模型构建等五大主攻方向;二是明确“谁来做”,发挥中国科学院、军事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疾控中心等主体研究力量的作用;三是明确“怎么做”,坚持科研与临床救治、防控实践相结合,按照“战时管理”,全速推进药物筛选、疫苗研发等主体任务的实施;四是“做到哪一步”。

新京报:心理治疗很重要。

从隔离区出来后迅速整理出收治意见

丁新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从部队医院转业,从事呼吸道疾病防治工作近30年,在部队期间也多次参加过国内外应急救援工作。

北大人民医院医疗队由书记赵越带队,医疗队的成员有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长丁璐和医院管理干部郑健。

徐南平补充说道,在病原学和流行病学方面,中国第一时间分离鉴定出病毒毒株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共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为诊断技术的快速推进和药物疫苗开发奠定基础;持续深化病毒传播途径研究,为防控策略的优化提供科技支撑。

在药物和临床救治方面,加快推进“三药三方案”研究,中医药在阻断轻型患者向重型患者发展方面取得积极成效,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纳入了第三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磷酸氯喹用于轻型、普通型患者的抗病毒治疗纳入了第六版诊疗方案;针对重型患者治疗采用的恢复期血浆治疗纳入了第五版诊疗方案。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今天,来自朝阳医院医疗队的我和美玉值晚3点到早9点的夜班,共同照顾22名患者。这些患者中,17人为一级护理(病情较重),4人需戴储氧面罩吸氧。我俩共同承担、互相协助、共同完成所有工作。

其实病毒性疾病,如流感一样多数是自限疾病,即通过自身免疫力、多数轻症患者是可以自愈的。如果患者心理压力大,非常不利于恢复。

丁新民:29号下午3点33分收治首位患者,五十多岁的女性,吸空气情况下指氧饱和度仅为70%左右(正常同龄人>95%),处于病重状态。医疗组接到病人以后,马上就进行紧急处理。经过半个小时抢救后,病人病情开始平稳。

新京报:出来后比较关心什么?

该医疗队均由院长或书记带队,直接从医院出征武汉。其中,北医三院医疗队由院长乔杰院士带队,医疗队的成员有北医三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沈宁,急诊科主治医师李姝和党院办干部李翔。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