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数字经济宝藏何在? 两条投资路径已挖出

发展数字经济是中央乃至地方着力推动的重大工作任务。作为国家经济工作的风向标,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以集成电路板块为例,未来数字经济时代的增长空间,并不是传统的手机芯片、电脑芯片,而是在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领域的应用,比如,物联网、车载电子系统、智慧交通、智能医疗等。未来芯片爆发式的增长空间可能都在新的领域。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去年12月22日在中国经济论坛上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下一步将立足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全局,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步伐。

陶传亮说,工信部2020年的工作重点提到了高度重视中小企业智能化改造,说明目前产业升级已经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现在希望能够在更广范围铺开,整体带动数字化、智能化产业的发展。

谈到数字经济,不少人可能最先联想到的是移动支付、电子商务。这些消费互联网下的行为只是整个数字经济业态下的一部分,也是我国目前在全球较为领先的地方。

一方面,数字化、智能化本身技术的引领以及赋能各个行业所带来的产值规模和技术进步被认为是重要的发展方向,亦是重要的投资方向。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预计 2020~2025 年期间,我国 5G 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 10.6 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 3.3 万亿元;公有云预计到 2022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1731 亿元(私有云1172 亿元)。 IDC 预计,2022 年我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接近700亿元。

持续深化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创新与产业应用,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实现融合发展。依托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继续推进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建设。实施“5G+工业互联网”512工程。加快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持续推进车联网、工业互联网及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建设。高度重视中小企业智能化改造。力争2020年底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覆盖5G网络。

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前者主要指的是数字技术和产品的生产,比如电子信息制造业、通信业等;而后者则是利用数字技术和产品对各行业的赋能。作为一个综合性的概念,数字经济不仅包含生产和制造领域,也涵盖了从需求侧到供给侧、从软件到硬件、从技术到模式的集群业态。

李珂则认为,我国数字经济缺的不是软物件,而是硬技术。尽管一些电子商务等方面全球领先,但支撑数字经济的核心,比如说操作系统、最为基础的芯片还是不够。而半导体领域的争端其实也是全球贸易中具有共性的领域。

目前,我国各地数字经济总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2017年,就有10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突破万亿元大关。数据显示,2018年数字经济前10的省份为:广东、江苏、山东、浙江、上海、北京、福建、湖北、四川、河南。

在两化融合(工业化和信息化)进入新阶段的当下,数字经济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和重点领域在哪里?

另一方面,随着数字经济发展重心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移,产业数字化需要人工智能、5G和云计算等新兴技术的支撑――这也诞生了另一个投资的重点方向。

上述三个技术方向也在上述工作会议所提的2020年工作重点中得到体现:

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珂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数字经济已经在以往多个政策和重大会议中提及,但首次将数字经济写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当于在目前经济形势下给大家指了一个明晰的方向,反映出从国家到行业都在寻找新动能的一种认知。

比如,5G负责数据传输,云计算则是对数据进行计算和存储,AI 可以充分分析和挖掘数据。

丁薛祥、王晨、张又侠、马飚等同机离开澳门。

那么,数字经济的投资重点方向何在?

源星资本董事长卓福民日前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不要狭义地给数字经济下定义。数字经济可以看成是一种数字化,基本上任何行业都会涉及,基本都拥有上万亿元的投资空间。在他看来,投资者在做决定时不要听到数字、区块链等词语就一哄而上地冲进去投资,而是应该好好地琢磨,最大的投资机会是产业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数字化。

2018年中国半导体设备需求激增,市场规模达128.2亿美元,同比增长47.1%,是全球设备产业增长速度的近5倍,但是国产设备的自给率只有12%。

同时,去年12月23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也提出,2020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即为拓展数字经济发展新空间。

欢送仪式上,澳门儿童向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献上鲜花。习近平同前来送行的人员一一握手,向欢送队伍挥手道别。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测算,2018 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 31.3 万亿元,占 GDP 比重达到34.8%,占比同比增1.9 个百分点。2018 年数字经济发展对 GDP 增长的贡献率达到 67.9%,贡献率同比提升 12.9 个百分点,超越部分发达国家水平。

在产业比重特点上,2018年服务业数字经济增速保持稳定,工业数字化加快增长。工业数字经济比重的提升幅度高于上年 0.7 个百分点。服务业、工业、 农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 35.9%(不含信息通信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业)、18.3%(不 含电子信息制造业)和 7.3%。

我国正持续加大对数字经济的投入力度。

“无论是产业数字化或是产业智能化,对各个行业的赋能都会产生巨大的规模效益 。”赛迪(上海)先进制造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陶传亮对记者说,数字化/智能化还能产生一批新的门类,比如智能网联汽车、无人机、智能机器人这种新兴产业,从而整体构成一个纵深布局,并随之形成和这些布局相匹配的行业增长机会。

2020年经济工作重点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