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受疫情防控“宅家”措施的影响,线下人流量大幅度减少,与此同时,一些免费的线上产品和服务却广受大众用户的青睐。“免费模式”涉及办公、教育、医疗、娱乐等各个方面,包括免费的远程办公软件、学习课程、文献数据库,还有一些免费的线上问诊服务,以及部分视频或音乐平台推出的限时免费开放功能等。在疫情的催化之下,这类“免费模式”突破了传统行业盈利模式的限制,也因此窥见了更多的商机。

据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条例》的制定,旨在用地方性法规形式将这些实践和成果固定下来,并为西藏各族人民、各行各业树立成为全国模范的价值导向。《条例》还明确规定保护、传承和发展格萨尔、藏戏、藏医药、唐卡等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发展民族贸易、民族手工业。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应当注意的是,免费模式使客户形成对免费产品及服务的依赖,进而对传统的付费模式造成冲击。另外,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它的过度使用可能导致企业之间的非理性竞争,不利于产品以及服务的优化。因此,笔者认为,企业采取免费模式要从其所处行业以及自身经营的实际情况出发,适时地作出灵活的调整和创新,避免因盲目竞争和买量成本过高而导致亏损。

除了互联网企业之外,传统行业也在探索免费的空间。例如,春节档的喜剧电影《囧妈》从影院撤档,由线下改为线上放映,这便突破了影视行业多年来培养的付费模式。虽然此举颇具争议,但从行业变革来说,这为打破传统行业的盈利模式提供了新思路,一方面促使互联网平台进一步拓展产业合作链,寻求更多产业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也使得传统行业更加注重技术升级,提高供给优质产品和服务的能力。

作为互联网企业惯用的营销手段,免费模式并不新鲜。它的应用可以为企业产品及服务吸引到更多用户,是提高其市场竞争力的一种方式,某种程度上也为产品及服务测试、调整创造了机会。不过,尽管免费模式可以作为一块敲门砖,帮助企业迅速定位客户并积累客户忠诚度,但免费毕竟不是公益,归根到底它是下一步“付费”的铺垫。

最常见的比如一些电子阅读平台、游戏平台等,其完全通过为受众提供免费服务体验,以特殊会员服务或广告植入营利。大数据的加持,使得免费模式在互联网企业中的优势更加凸显,二者的结合更是本次疫情防控的亮点和创新。未来,技术优势将进一步深度挖掘各产业链中的隐形营利方式,从而在更大范围推广互联网“免费”商业模式。

然而,《条例》却遭到美国部分议员和学者毫无逻辑的抹黑。据美国媒体报道,一向反华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14日称,这是中国在“继续试图消灭西藏文化,美国以及爱好自由的国家应该谴责这种公然侵犯人权的行为。”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宗教自由中心主任西亚则声称,这项民族团结法规“很可能会发起一场可怕的种族清洗运动”。

同样,不是所有行业都具备免费能力,对于一些依赖线下实体交易的企业来说,持续性的“免费”对其长久经营并不现实。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却则有着比较明显的优势。

“这完全是中国公民权利的表达和各民族意愿的体现,美国议员和学者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不仅全无事实支撑,也是一种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廉湘民表示,美国用西藏议题反华已屡见不鲜,卢比奥此人更是逢中必反,但西藏内部社会平静、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他们的言论和动作对藏区起不了什么作用。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

据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机关报《西藏日报》报道,《条例》填补了西藏自治区立法体系的一项空白,将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条例》明确,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各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维护祖国统一和旗帜鲜明反对分裂是各族人民的共同责任和义务。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对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廉湘民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条民族团结法规是西藏自治区依照中国宪法和当地的现实制定的,自治区是多民族地区,强调民族平等和团结不仅格外重要,更是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