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往来4000公里的劝返

“孩子,咱们回家!”2019年11月24日早上,福建厦门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四川省通江县涪阳中学副校长李曲文、涪阳派出所副所长李超凡拉着辍学学生小屈的手,热泪盈眶。

2月24日,来安县公安局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来安县人民检察院认真落实涉疫案件快速办理机制,全面审查案件在卷证据,讯问了秦某某,秦某某对其犯罪行为供认不讳,自愿认罪认罚,接受司法机关的处罚。同日,秦某某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来安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3月6日,来安县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该案并当庭宣判,判处秦某某有期徒刑十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

2019年9月,在全县控辍保学大排查中,一条信息进入了涪阳中学校长李升的视野:小屈,14岁,7月读完小学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信息。小屈的去向牵动着全校教师的心。

涪阳中学立即组织教师通过入户、电话等形式展开对辍学学生的调查,当来自政府、学校、村社的各条信息线索汇聚到一起,小屈的行踪慢慢“浮出水面”:这是一个典型的适龄儿童因贫因病辍学并亟待救助的案例。

根据检察院公布的信息,秦某某是某大学二年级的在校生。2020年2月11日,宁夏银川市贺兰县居民贺某某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通过“最右”手机App发布求购一次性医用口罩和N95口罩信息。被告人秦某某在没有任何货源的情况下,主动联系贺某某,谎称有一次性医用口罩售卖,并与贺某某通过微信聊天达成购买3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定价每只3元,全款付清后发货的交易。贺某某遂于24小时内先后四次通过银行转账将90万元给被告人秦某某。被告人秦某某收款后即将该款用于网络赌博、归还债务和个人消费。

“我们接孩子回家!”2019年11月22日,李曲文和李超凡坐上了开往福建的火车。往来4000多公里的距离,涪阳镇政府、派出所、学校工作人员合力把小屈接回了学校。

(文内辍学学生为化名)

2019年8月,小屈离开家乡,去找在厦门务工的父母。在厦门期间,小屈不慎在海边跌倒,双腿受伤。高昂的医药费让经济拮据的家庭雪上加霜。“不如把娃娃留在厦门,以后再回去上学。”小屈沉默寡言的父亲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必须让孩子回到学校。”了解到情况的李升,反复联系小屈的父母。小屈的父亲告诉他:“我也想送娃儿回家读书,因为经济实在困难,就有了‘拖一天是一天’的想法。”

“小屈,欢迎回来!”11月25日下午,在校门口,涪阳中学的老师们见到了小屈。小屈的班主任吴宝林表示,班科组老师已经给小屈制定了详细的补课计划,“我们有信心让他尽快跟上其他同学”。

2月14日,来安县公安局接贺兰县公安局移送线索后立案侦查,于同日对秦某某刑事拘留。2月16日,来安县人民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调取固定相关证据。

通江县是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人口大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数量大、群众居住分散,给排查学生信息带来巨大困难。特别是过去小学、初中在控辍保学中缺少工作衔接,使得“小升初”成为学生辍学的“高发期”。为了保证不让一名适龄儿童少年辍学,近年来通江县探索出了“小学包送、中学包接,小学包核、中学包劝”的责任机制,打通了中小学“衔接关”。

2020年2月13日,被害人贺某某向贺兰县公安局报案。

2月19日,来安县公安局对秦某某提请批准逮捕。同日,来安县人民检察院快速审查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Close